《无尽藏》是一部考验智力的历史悬疑小说,荐书堂推荐的多个榜单中都出现 过它的身影。通过破译一幅《夜宴图》,讲述了南唐后主李煜治下的宫里宫外的斗争。宫廷斗争是激动人心的话题,我们百听不厌,百看不厌。宫廷斗争充满阴谋诡计,充满背叛,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。我以为,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不只是爱情,也不只是生与死,也还有背叛:背叛无处不在,王公贵族背叛,市井小民也背叛。在中国更是如此:中国宫廷权术的阴谋诡计源远流长,而且已经深入人心,在民间得到普及推广,甚至发扬光大。

    《无尽藏》是一部诗情画意的作品,小说讲的是一幅古画的故事,而小说本身便是一幅长长的画卷,以文字描绘南唐最后岁月的画面,与《清明上河图》有异曲同工之处。比如,故国的秋景是“树树秋声,山山寒色。钟鼓低沉,黄叶旋空”;建筑的画面则有“透过暮色中的雾霾和树丛,韩府的高墙隐约可见了,那高墙的轮廓暗沉而孤寂”。在作者的笔下,人物也可以是画面,比如:“徐尚书默坐不动,望去也似一块奇石。”很不错的构图,而且颇具想象力。

    庞贝的文字极为典雅,与时下一些作者低俗、庸俗、粗俗的文风形成鲜明的对照。不过即便作者有功力,精到的文字还是需要精益求精,需要呕心沥血,非经反复锤炼,无以达到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 民族复兴包括文艺复兴,文艺复兴离不开文字复兴,文字是思想的载体。即便不谈文艺复兴,文字也很重要:文字可以表达我们心中之哀怨,文字可以是我们灵魂的避难地。《无尽藏》就提到了“食禄保生的循吏”。啊——“循吏”!短短两个字,是我们这个民族多少人的真实写照——不,应该说是世上多少人的真实写照。“苟活”和“酷吏”是了解吾人的关键词,现在又多了一个“循吏”——很好。

    这是一部文人雅士的小说,诗书琴画,谈棋论道,是学院派的手笔。中国当代学院派的集大成者是钱锺书,而《无尽藏》亦是这样雅致的学院派作品。草莽出身的作家中也有集大成者,杰克·伦敦便是一例,但这样的草莽作家现在太少。

    伟大的民族应当有伟大的文学作品。中国伟大的文学作品是诗歌,但诗歌的局限性在于,作品难以译成另一种文字。

    小说就不同,小说是文学作品中的交响乐,好的小说包含各种文学表现形式,包括诗歌、散文、戏剧(对话是戏剧的基本表现形式,也是小说的重要表现形式),还有半学术性的文学评论。

    是的,我们需要好的小说,需要伟大的小说,需要让世人对我们充满敬意的小说。《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》让世人对捷克人肃然起敬,《日瓦格医生》让世人对俄罗斯人充满同情,《1984》让世人敬佩英国人的睿智,而《麦田的守望者》让世人觉得自己与美国人彼此心同..好的小说还要有哲学思想。《无尽藏》也具哲学思想,其表现形式就是禅意,而禅意对中国小说尤其重要。不管是中国小说还是外国小说,其叙事和抒情很容易陷入“媚俗”和自恋,米兰·昆德拉用了德文词“kitsch”为“媚俗”定格。英美作家主要是借助幽默来抵御媚俗:幽默的要旨就是自嘲,是看到事物和自身荒诞的一面。但幽默并不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之中,自嘲更不是吾人的长处。所以我们必须借重禅意来平衡事物的两个方面,借重禅意来抵御媚俗。

    《无尽藏》的作者庞贝对佛教有独到的见解。比如,中国的善男信女很多,临时抱佛脚进寺庙烧香许愿的不少,大雄宝殿是人们必到的地方,但笃信佛祖的不多,真心了解佛教的不多。作者更指出:宝塔才是庙宇的中心。是的,在那些冷寂的地方,一座宝塔便让周围面貌一新。塔可以在城里,与其他建造打成一片,也可以在山林之中孤悬一方,使山川生辉。就连北京,西郊群山中有一塔独立,似乎便也有了灵气。

    “南国正清秋,笛在月明楼。”读到优美的词句,总有心慕手追的感觉,而且想还反推当时的南国明月,遥想当时的春花朱颜。《无尽藏》为读者反推了当时的故事,且在呈现秦淮风情的同时,表达了一个宿命的主题。这是我们遗忘已久的主题,也是中国文学传统的主题。这部《无尽藏》令人再次领悟到,宿命依然是中国文学的一个很有价值的主题。

0
  • 相关新闻
  • 我来评论

  • 最新评论
  • 视频新闻
  • 新闻推荐
  • 图片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