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兰航空的飞机降落在赫尔辛基时,刚刚是下午两点多,这个时间再转机去欧洲其它地方非常合适,自然也包括飞往芬兰别的城市,我就是从这里再去罗凡涅米。赫尔辛基机场不大,转机特别方便,走上几步路就可以到达下一班飞机的登机口。两点多的窗外,已是临近黄昏,天边一片粉红色。

  刚才入关时,芬兰帅哥问我来干啥,我说看北极光啊。也是,到达罗凡涅米机场时,除了带着硕大雪具的滑雪爱好者,人们聊的最多的就是北极光。欢迎来到北极圈,Welcome to Arctic Circle,这句话本身就带着一种魔力。

  天已经完全大黑,虽然也只是傍晚五点多。现在罗凡涅米,下午两点多,天就已经黑下来,比赫尔辛基黑得还要早些。现在还好,白天还有4个小时的光照,到了12月中,想在罗凡涅米见到阳光就难了。

  罗凡涅米的Arktikum北极博物馆,可以了解到许多有关北极的知识,极昼极夜、温度线、动物分布、等等。

  芬兰人的一支最早是从东亚迁徙过来,许多习惯都仍相似,比如吃动物内脏,甚至是居住的棚子都是一样。

  在北极博物馆内还可以知道,原来的芬兰版图是个舞动的穿裙子的少女,就在最近的上个世纪40年代,生生被俄罗斯夺走了一只胳膊、一部分腰肢和裙摆。

  驯鹿和麋鹿在芬兰人的生活中尤为重要,除了人工饲养,几十万只的庞大野生数量,每年都有猎杀配额,混了鹿血的酒是芬兰人最好的御寒神液。

  据说当年的驯鹿是从中国迁入的,而现在,我们的驯鹿和麋鹿多数要在动物园内才能看到,更有某些团体来芬兰学习驯鹿的饲养。

  Hornwork Kangasniemi位于罗凡涅米的密林深处,Sami族艺术家Irene一家就住在这里,手工制作各种原生态工艺品,并讲述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比如驯鹿的鹿角每年自动脱落一次,并非人为割下,一年内就能长至如此之大,也是惊人。

  现在学习制作传统拉普兰木酒杯“库克撒”,在古老的传说中,自制库克撒由男人送给自己未来的妻子作为爱的象征。

  制作库克撒需要时间、耐心和技巧,因此被看成是很珍贵的礼物。

  陳柏霖当天也在Hornwork Kangasniemi做了个一样的库克撒呢!

  现在猜猜图中的两个鹿角为什么不同?

  位于北极圈的罗凡涅米,现在天才亮,已经是上午10点多。

  北极雪酒店正在紧锣密鼓地建造中,12月初即将营业,玻璃圆顶小屋倒是一年四季都开放,在《我们相爱吧》第二季里,陈柏霖和宋智孝也在玻璃圆顶屋里过了一夜呢。

  躺在玻璃圆顶屋的床上,满天星光,如果幸运的话,还能看到飘渺魔幻的北极光。

  在星耀下,在北极光的飘渺下,睡个觉,冲个澡,感觉与北极圈的大自然完全地融为一体。

  想看到北极光并不容易,它只出现在北纬67度附近,今年是极光Aurora的大爆发年,许多人追光来到罗凡涅米。只要天气好,夜空晴朗,在晚上8点以后至午夜,都有看到北极光的可能。

  现在想来,昨晚人品真的大爆发,在北极雪酒店和玻璃圆顶屋,就看到了变幻无穷的北极光。

  TIPs:

  1. 航班:芬兰航空每天都有航班自北京和上海飞往赫尔辛基,再转机罗凡涅米,时间串连非常合适。芬兰航空是世界上最北的航空公司,自北京飞赫尔辛基仅7个小时多,不浪费分分秒秒。机舱内的装饰以浅淡颜色为主,将乘客的思绪瞬间带往Rovaniemi的北极圈。

  2. 酒店:北极雪酒店和玻璃圆顶屋位于罗凡涅米的森林深处,远离城市灯光的侵扰,看到北极光的概率较大。在网上搜索Arctic Snow Hotel and Glass-igloos预订即可,不过,冬天是这家酒店的旺季,有出行计划的要提早安排。

  3. 餐馆:罗凡涅米虽不大,但有三家中餐馆,Da Zhong Hua是其中较火的一家,北极圈特有的食材,中餐的做法,令人的味蕾大动,鹿肘子必须一试,当真就是舌尖儿上的北极。

0
  • 相关新闻
  • 我来评论

  • 最新评论
  • 视频新闻
  • 新闻推荐
  • 图片新闻